较好江南小说风雨楼之七寂

时间:2020-09-23 02:44:31

她的明眸低垂,月光尽逝,这夜的低沉,这月的妖娆,一封离书,一支紫荷玉簪,她唯一带走的,只有一把青剑,一块雪白的白玉剑坠,玉上一个“七”飘逸浮尘,好不洒脱。

她轻抚剑身,樱唇微启:“步杀,小七带你回青鸾山。”淡淡的忧伤划过无边的夜,肆虐的风雨忽然而至,犹如那个雨夜,血色弥漫,妖冶疯狂。

星淡湖畔,雨夜寂然,一把青色的油纸伞,一个静默淡然的少女,一湖妖艳的紫荷。

她清澈的眸光紧随着那遗世独立的楼阁,穿透了雨雾仍难释怀的,他们蒙了尘霜的距离。

“钟离枫,我要离开你,离开朔阳,因为我需要时间,来原谅你!”她一语言尽,手握青剑,转身决然而去。

风雨骤急,星淡湖紫荷摇摆不定,一朵明媚花儿骤然折断,惊了许多人难安的梦!

“七儿--”惊梦忽醒,他念念不忘那心上的女子,此一醒便是再也睡不着了。

随意披上外套独自走向窗前,楼外风雨肆意,楼里风雨静默。他深邃黑眸瞅见那株折断的紫荷,心莫名的纠痛,急步走到房外,喊道:“雨寂!”

雨寂的房间是距他最近的,同样是睡意难眠的雨寂听到呼唤急急出来,看到一脸紧张的楼主,竟也是一惊:“枫少…”

入风雨楼两年,她何时见过这样的枫少,她所知道的风雨楼主从来都是淡漠如水,何曾如此紧张。

“雨寂,去万芳楼一趟,立刻马上!”

“呃…是!”雨寂不敢停歇,立刻出发,便也想得到,枫少的紧张皆因那个清澈无瑕的女孩。

一封离书,书着“九姐姐亲启”,一支紫荷玉簪,如针扎入他的心底,七儿,你的离开,带走了他的剑,也却唯独留下我送你的玉簪,你可是在恨我当日的冷漠无情?

他手握玉簪,沉痛的闭上双眼,开口道:“萧,告诉四堂,务必找到七儿!”他不能失去她,他也不愿失去。

“枫少…”红衣似火,九娘拿着那封离书,走到枫少面前,“遵循七丫头的意愿吧,步杀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她即已离开,定是需要时间修复心情,我看得出,她对你是有情的,若不是因为步杀…”九娘欲言又止,转身不去看他,“给她点时间吧!”

风停雨歇,朔阳城雨过天晴,只是却无一外人知,万芳楼七姑娘,早已影至天涯!

(二)青鸾之颠

白纱绕指,紫裙翩跹,风涯孤女,恍若天仙,青鸾之翼,七返桃弥。

青鸾山地处神秘峡谷之间,与世隔绝,从不与外人知晓,山内林木从生,分南北两面,北青竹,南桃林,各有胜景,只是若想到达对面必须翻越青鸾之颠,但因青鸾山除偶尔隐居者并无人迹,没有人翻越过青鸾之颠。

一袭紫色衣裙,白纱掩面,她静静的坐在青鸾山最高的地方,望着云端,一柄青剑在手,一枚雪玉亮白,她单纯无瑕的眉角却有了淡淡的忧郁。

“步杀,你定是想不到吧?”她记得,那个白衣似雪常把杀人挂在嘴边,做事又像个孩子的步杀,在讲起他的家乡和师傅时那骄傲自豪的模样。

“小七知道青鸾山么?呃…小七当然不知道了,因为那没去过的人从来都不知呢,那可是我的家,我师傅是个很和蔼的老头儿。”

奄奄的篝火中,她仍能看见他脸上明亮的笑,他的话里满满的都是对那里的爱:“看见这块玉了吗?那是我在青鸾之颠拣到的,上面就有个七,是不是很巧哦!”

她淡笑不语,忆起往事:

“婆婆,婆婆,你有没有看见七儿的玉?七儿找不到它了…”小小的紫衣女孩拉着一个慈祥的老妇娇声问到。

“七儿,是不是又乱放,忘了放哪儿了?”

“呃…七儿忘了…”

青鸾之颠,她独坐云边,嘴角轻扬:“步杀,你定是不知,你捡到的玉正是我儿时丢下的呢。”

真的好巧,他住山的这边,和他的师傅,她住山的那边,和一个慈祥的婆婆。

“步杀,我见过你的师傅了,真是个和蔼的老爷爷,可是,你知道吗?我曾在婆婆的画里见过他无数次,婆婆说,那是她爱着的人,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相爱却要隔着一座山头?”

“步杀,我要回山的那边去了,我要去看看婆婆,她走的太久,我怕她会寂寞。”

青鸾山的那面,桃花美的动人,如她笑靥,忽然又忆那隐约湖泊紫色的莲。

钟离枫,若那日鸣渊谷中,你没有执意追逼步杀,他又怎么会被仇家围追?你见死不救,妄小七对你一往情深!

桃折柳断,她紫色翩然望那粉魅桃花,眼底流光,漫漫忧伤。

(三)雪玉之魂

凤栖西山,玉殒南岭,青鸾衔之,泣血云端,孤女降世,含雪遗立。

风雨楼外,星淡湖畔,他紫衣而立,喃喃自语:“七儿,你若知当日情形,又怎会怨我如此?我不解释不过是以为你懂,到底在你心里,钟离枫和步杀,谁轻谁重?”

“枫,你于小七是愿倾负一生相守的人,而步杀于小七却是一辈子都不愿失去的至友,你们都是小七在乎的人。”他的脑中忆起她的话,记忆像是一把双刃的刀,总有办法伤人伤的彻底。

“钟离枫,小七爱你,比爱我的青鸾山还爱你!”调皮的话,可爱的笑。

“青鸾山在哪,七儿住在那里吗?”他执起她的手,放在他手心,惹无数清莲垂首。

“呃…我有说什么山吗?……没有啦啦…”

回忆泛滥,他突然自语道:“青鸾山…七儿,你是否已经回到了你的家乡?”

青鸾山。桃花谷。粉色的花瓣雨落,天空竟飘下了皑皑白雪,冰凉浸骨。

“竟然真的…下雪了…”紫衣的女孩儿站在漫天白雪中,震惊的看雪落桃飞,恍惚间,又忆起婆婆的那些话儿:

“七儿,婆婆是在青鸾山的顶峰捡下的你,你的嘴里便含这那块雪玉,你的名就是由那玉上之字得来。”

“七儿,婆婆守在这青鸾山上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却从来没有见到那场雪下,你若决定离开就不要再回来!”

“婆婆,为什么不要七儿再回来?下雪不好么,七儿都没有见过雪呢,它美吗?”

苍老的婆婆抚着小七儿的脸说道:“如果有一天,七儿看见了青鸾山的雪,就不要再待下去,永远的、离开青鸾山,不要问为什么,婆婆也不能回答你,你只需答应,好吗?”

“好。”虽然是满脑子的疑问,七儿还是答应了。

如今…

青鸾山云雾散尽,桃花飞雨,漫天雪舞,满目如雪的女孩轻掬一掬冰凉的雪喃喃自语:“婆婆,七儿答应你,永远的离开…”冰泪滑落,漫舞飞雪。

漫天的雪下在整座青鸾山上,青竹曼妙,野花鲜艳,林中嬉耍的小姑娘突然喊道:“爷爷,爷爷,您看下雪了呢。”

小姑娘眨着明亮的大眼睛抬头仰望天空,“爷爷,您快出来看呀,下雪了…”

竹屋里传来一声苍老和蔼的声音:“阿离又胡说了,哪里来的…”然话未完,出了屋的老人却怔住了!

是雪,是他等了一辈子担心了一辈子终是来临的那场雪。他的目光注视着那苍白的天空,自语道:“青儿,我们守在这山的两头,终于等到了那场终结之雪而降,可是,你看到了吗?”

“青儿?”七岁的小姑娘歪着头问道,“爷爷,那是山那边爷爷爱着的那个婆婆吗?”

“是啊!”白发苍苍的老人抱起女孩,“阿离,爷爷让灵朵带你下山去找步哥哥好不好?”

“好啊好啊…爷爷也去吗?”

“不了,爷爷要去找山那边阿离的婆婆了,这青鸾山,爷爷和婆婆是要守一辈子的…”老人抬头看着天空,微笑着,眼泪变成了冰,下作了雪…

阿离看不懂,雪白的豹子灵朵偎在主人的身边,低低的嘶吼。

背着步杀的青剑,剑尾系着那只剑坠,可突然的,玉掉进了雪中,紫裙的小七俯身去捡,却是再也找不见了,仿佛那枚雪玉已经和白雪溶为一体,再难分开了。

离开了青鸾山,绛城城外,她忽然听到有众人的呼声:“看,那是什么?”

“好美的云霞,好美的鸟!”

“那…那是凰鸟吗?”

她回身望去,青鸾山的方向,华彩的云间,一青一红的大鸟在空中盘旋,双双飞天而去!““青鸾…火凤…很难想象15元就可以滑雪了比翼鸟…”她喃喃自语,青剑尾,再没有那枚如雪的玉。

“姐姐,你也是从那里来的吗?爷爷不让阿离告诉别人青鸾山的事,可是,你的背上背着步杀哥哥的剑,爷爷让灵朵带阿离去找他,可灵朵也不知道,你能带阿离去找他吗?”

蓦的低头,见一个小女孩,还有一头雪豹。她失声无语,将这个叫做阿离的女孩揽在怀里轻声唤道:“阿离,姐姐带你去!”

(四)紫嫣之渡

夺命紫嫣,公子雨落,渡情之岸,寄雨楼立,江南水韵,风停枫落。

雪白的豹子在山涧嬉水,小姑娘阿离赤脚越过溪畔,笑语连连,紫裙的小七淡笑跟在她的后面,欣赏着山水风光。

“灵朵,你跑慢点,等等我呀!”阿离追着雪豹又转身望向身后,“七姐姐,我们要去哪里找步杀哥哥呀?”

脚下突然一一滑,湿了整只鞋,小七刷白了脸,竟不知怎么回答。

“阿离很喜欢步杀哥哥吗?”

“恩,喜欢呀!阿离没有亲人,是步杀哥哥带着阿离去了青鸾山,阿离就有了哥哥,也有了爷爷。七姐姐,那你喜欢步杀哥哥吗?”阿离小脑袋偏向小七,等她的回答。

小七的心“咯噔”一下,有声音从遥远的地方飘来:

“为什么小七不喜欢步杀,因为我没他好吗?”

“不,你一点都不比谁差!步杀,小七喜欢你是一辈子的知己,但我认定了他是我一辈子的爱!”

那么坚固的话,就在第三天,却因步杀的死,崩塌了…

小七搂着阿离,走在河边:“阿离,七姐姐当然也喜欢步杀呀,但是我们现在不能去找他,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来。”

“恩,那我们也要等很久吗?”

雪豹灵朵忽然晃着脑袋跃到两人身前,警惕得注视着前方。

“灵朵,灵朵,怎么了?”

阿离问到,却也被小七紧楼在怀。

一把画扇,一袭白衣,三两随从,一位翩翩公子蓦然而现。

“紫裙、青剑,姑娘莫不是那名动朔阳的七姑娘?”轻摇画扇,男子淡若自如,身边跟着一男一女,皆冷漠至极,真让小七想到了某楼的楼主。

“我可不认识什么七姑娘,敢情公子是想念那七仙女了不成?”冷眉紧蹙,她大抵是猜到他的目的了吧。

男子听罢不由大笑:“那七仙女公子是想可见不到呀,倒是眼前这七姑娘,虽是见了却不敢想哪!”

“那就请公子让道,我们姐妹二人可要过路。”她说完领着阿离继续前走,她知他们是不会伤她的。

“在下雨落公子,诚邀姑娘紫嫣乡做客可否?”白衣公子并未让道,反挡得正着。

明眸忽闪,袖里玄机,她猛然翻身至他身后,一排细密的袖珍小飞刀呼啸而出,雨落料想不及,急急闪躲,手臂还是被一小刀擦破了皮,这倒让他对这小女子刮目相看了,月那家伙可没说这七姑娘会武功呀?

小七见状,忙从侧而过,却未想一阵奇异花想,一大一小女孩连同那头雪白的豹子都昏昏欲睡,小七只言一句:“夺命紫嫣!”便晕了去!

紫嫣乡,渡情码头,寄雨楼,夺命紫嫣雨落公子。

这是小七醒后最初的意识,果然,她所住之房外,正是那寄雨楼外的渡情码头!

“七姐姐,七姐姐…”阿离从外面跑进来,扑到小七怀里,“他们不让阿离看姐姐,还把我的灵朵关在笼子里,他们坏坏!”

门外,白衣雨落,紫衫枫少,映在小七的眼里,却是格外的刺目。

“七儿…”许久之后的再见,他的思念,他的心疼,他的怜惜,她却是置之不问。

“七姑娘早啊,早只闻姑娘绝色倾世,画得一手绝世丹青,怎不知姑娘还懂这些防身之术?”

“姑娘我是正当防卫,可堂堂寄雨楼楼主,杀手雨落公子夺命紫嫣,却将迷香粉这种东西用在一女子身上,雨落阁也不过如此!”

一番话,另得雨落公子无语但望枫少,这是连他也讽了啊,可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得,本公子去看看外面那头豹子,不知道豹子肉香不香?”说罢,转身离去。

阿离一听便急急追了去:“坏蛋叔叔,不许吃我的灵朵!”

房间里便只剩下了紫裙的小七和紫衫的枫少,她不理他,独自走到窗前,看楼外之景。

“七儿,闹够了就跟我回去吧!”他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贪恋她的气息。

“我还没有原谅你,所以我是不会回去的!”她别扭的掰开腰上的那双手,掰不掉,就咬,他仍是没有松手,一排整齐的牙印留在他的手上,该她心疼了…

“你笨蛋吗?我那么咬你都不松,不怕痛么?”

“怕,但我更怕,松开之后便再也抓不住七儿。”堂堂风雨楼楼主此刻却像是一个孩子般寻找温暖,害怕失去!

寄雨楼外,一片妖魅的紫红色花儿毅然夺目,那渡情码头永远都有渡不完的不了情!

(五)云霆之殒

恍惚梦境,云烟尽逝,不忆青鸾,灵朵消亡,苍茫天地,何处有山?

小七终究还是没有随他回去,尽管知那日鸣渊谷之事的时浅陌和玖阙明白的将原委告知,小七也知她是误会了枫少。但步杀的死对她打击仍然很大,她需要一个人静静。

带着阿离还有雪豹,离开了紫嫣乡,一路的北去,游山玩水,她知道,他定派了人暗中保护着她。

阿离说,她想步杀哥哥,也想爷爷了,可是小七却不能告诉她,她的步杀哥哥已经不在这个世上,她也不能违背了当初答应婆婆的话,她什么都不能承诺给这个七岁的孩子,她只能牵着她的手,走遍天涯与海角。

闲暇的时候,小七会坐在星空下细数天边的月,忆着那些她爱着的所有的人们。

阿离会缠着她听好听的故事,年迈的雪豹灵朵会安静的偎在她们身边听着那些美丽的故事。

共 754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佩服作者强大的构思,这一篇与《风雨楼之琉璃诀》堪称姐妹篇,不过这一篇读起来却更人感到温馨和安慰,小时候可爱又调皮的阿离,重情重义一往情深的枫少,美丽善良略带羞涩的小七,还有许许多多围绕在他们身边的朋友……这篇文章以小七、枫少和步杀的爱情纠葛为主线,步杀是小七一生的挚友,他们的许多编剧也纷纷诉苦。在一次采访中相识颇有渊源,他偶然拾得她小时候遗落的玉,这让一种黯然的情愫在步杀的心头升起。而对于小七,枫少才是她一生的挚爱!随着步杀的死让他们之间产生了误会,但最终枫少以自己的真情和呵护感动了小七,两人重归于好。看到这样的文章,编者往往感到欣慰和快乐,两个相爱本来就要在一起,那些所谓的误会,终究会在执着真情的影响下烟消云散。文中虽然穿插过一些悲伤的情节,但结局完美感人。正如小七所说的一样,步杀,你若看见,小七的幸福,是不是也可以安心的走,这一世我们无缘,下一世,小七愿再相遇你,爱,或者不爱你,我依然会在那里,等着生命里,唯一的爱!是的,小七的幸福是惹人羡慕的,但是,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爱一个人,不是非要拥有,而是要她过得幸福,她如幸福了,你就可以安心了!一篇很感人的小说,值得推荐!【:阿悟】【江山部精品推荐012042 14】

1楼文友: 1 :12:09 呵呵,这个类型的我喜欢,我最喜欢看到一个男人如此如此的去疼爱他心爱的女人!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2楼文友: 1 :1 : 2 有情人终成眷属,哎,多么的不容易啊!听月,你以后要多写点这类型的文章,我来给你顶!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楼文友: 21:05:29 不知道为什么,读这种小说很有一种沧月的感觉,优美的文字,淡淡的情感,仿如流泻一般,让人说不清道不明。作者的文学功底深厚,佩服。

回复 楼文友: 00:48:18 啊啊啊,真喜欢你的评论,知道吗?我可喜欢沧月了呢

4楼文友: 00:12:14 不错的小说啊。哎,为什么我就不会写小说呢,惭愧又羡慕。


开封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中医频道
长治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相关阅读
期待中国环保产业的财富维权 2020-10-24

期待中国 环保产业的财富在全球范围内,环保产业正在迅速崛起,成为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之一。而在中国,环保产业正处于快速成长期,每年的利润绝对值呈直线上升。环保产业面临重大发展机会,其中也孕育着巨大的投资机

3月25日三大证券报头版头条内容精华摘要维权 2020-10-24

3月25日三大证券报头版头条内容精华摘要中国证券报 银监会警示九大行业五类企业风险 银监会日前要求大型银行特别关注与经济周期变化密切相关行业、产能过剩行业及五类重点企业的风险暴露,具体包括房地产、工程机械、

搜寻马航370失联客机的中国海巡01轮回维权 2020-10-24

搜寻马航370失联客机的中国“海巡01”轮回家新华上海10月12日电( 齐中熙)12日上午,上海外滩港码头。历时216天,航程22371海里,跨越66个纬度,搜寻面积超过24万多平方公里执行马航MH370客机

深圳社会组织整顿风气打公益幌子对保健品推维权 2020-10-24

深圳社会组织整顿风气 打公益幌子对保健品推销施惠零铅工程慈善基金会打着公益幌子卖保健品私分、侵占基金会财产高达303万元率先被处理本月初,深圳市民政局宣布,按照今年施行的《深圳经济特区行业协会条例》和《深圳

私家车改天然气建议已递交市政府维权 2020-10-24

私家车改天然气建议已递交市政府郑州晚报消息,预计明年郑州市气源增量达到1.5亿立方米左右届时应该可以保证所需单位得到气源根据环保部每月公布的第一批实施环境空气质量新标准的74个城市空气质量指数排名,郑州排名较

印尼抵制新加坡航展军舰命名曾与新加坡产生维权 2020-10-24

印尼抵制新加坡航展 军舰命名曾与新加坡产生纠纷新华社电 因军舰命名与新加坡产生纠纷,印度尼西亚国防部9日晚间宣布,印尼军队高级官员将不参加本周举行的新加坡航空展。新加坡国防部说,已经收到印尼武装部队司令和

友情链接